東海情回1974
16外文
飛狼
徐鴻煥


   
哇!您是蔡麗娟,您是何傳馨,您是….無數個驚喜,無數個感動,在回母校前哨地-福華飯店
1207室是令人難忘的時刻,壹萬多個日子過去了,卻彷彿拉回到可愛的校園。雖然東海還在幾公里外,
但老友的心情都熱情的凝聚一起,多感人的分分秒秒哦!我的心在悸動,散失
30年的老友在英輝兄
及其秘書馬小姐
…..等及籌備委員們精心策劃下,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在眼前,大家雙手緊握,
熱情招呼,有的甚至擁抱,其情其景,餘生難忘。

 

    晚宴的開場,先是嚴肅的紀念8位逝去的同學,祈禱他們在另一世界幸福永生,其次按各系一一
介紹每位同學,訴說以前在東海生活趣事及目前奮鬥的日子。大家毫不保留的把在東海値得回憶的
美麗時光,酸甜苦辣和盤托出令人捧腹。當初校園的流行歌曲尤其令人回味,
Yesterday, Yesterday
once more, Hey Jude, Wedding….
等歌曲把我們帶回年輕時的校園生活。在林稟彬、高芳錦同學活潑、
急智的主持下,加上
Nagashi的賣力演出,毫無冷場。新舊任校長雖未克前來,但有郭東耀等老師
親臨指導,共襄盛舉,晚宴異常成功!
30年來大家各奔前程,如今360行,每個同學都有了傑出成就,
這是
1974年東海畢業的同學之光。晚會在英輝兄伉儷兩人精彩的合唱曲中,高潮結束!

 

    81日晨起,我六點多即獨自到校園巡禮,搶先回憶當初四年的美好時光!首先踏上外文系館,
這是訓練聽力最好的語文訓練中心,也是系主任
Mr. Shepherd 和我們新生做口語test後按程度分班之地,
當初的菜鳥,我被刷到
B班。此外,也是我感情首次踢到鐵板的傷心處,心儀的 × 同學(保密)
笑笑的把她未來的對象條件列五條給我,第一、身高
175cm(我不到170),第二、要理工學院的學生,
第三、要有經濟基礎,我“靠”,連二條都不過,其它三條未看,我就沒風度,哭喪著臉把紙條丟掉,
傷心哦!

 

    走到相思林去吧!往昔在水塔上打拳看日出、跳舞、言不及義、鬼扯的痕跡,怎麼也找不到了,
不知道是否現在的圖書館或籃球場,反正老骨頭了,現在也沒啥閒情逸致,忘了吧!繞到文理大道,
兩旁大樹高大多了,但鐘樓後加長的部份榕樹不大,沒有靠近教室及行政中心的巨樹有味道,
當初一千多個日子經常踏過的地方又帶來了濃濃的感情,叫人回味無窮。文學院前的淺紫花,正熱情
有勁的為慶祝我們返校而開吧!多得令人驚艷。庭中的綠竹、榕樹是我們課餘嬉戲,把玩、摔角、
躲貓貓的地方,如今景物依舊,人事全非。今天的教室內黑板裝潢現代多了,又有冷氣,桌椅也比
我們那時的好太多,學弟妹們命好哦!

 

走回32年前曾工讀過的訓導處,我似乎聽到了向教官與謝教官叫我的聲音,當初刻鋼板的日子,
謝教官要我去送公文的交待時刻,一下子讓我回到了學生時代。校長室樓下的扶手是我工讀時最喜歡
擦拭的地方,雖然一小時是新台幣九元,但是把扶手擦的晶晶亮亮,校長雖不曾正眼瞧過我,但暗地裡
比一下大拇指是對辛勤工作的肯定!

 

踏進教堂青翠的草地上,陽光此刻已穿越雲層,露出得意的笑容;洒在教堂兩旁的金黃色斜面上。
那是大一時最喜歡與同學好友們打賭誰衝得比較高的地方,血氣方剛的我們還記得教堂前庭追野兔,
晚上躺在草皮數星星、看月亮、瞧流星劃破長空的日子,當然興緻再來,我們覺得刺激不夠,再攀爬
音樂館,帶著青春的情懷,橫躺於屋頂上,高談闊論從文學、單戀史到政治、到未來
…..,不到精疲力盡,
決不回宿舍,再不過癮到女生宿舍旁,用石頭猛丟大鐘噹噹兩下也高興。

 

銘賢堂是新生訓練時的場地,當初在此聽到最高興的是東海校園全台最大、最美、校風優良,
有口皆碑,唐式建築,淳樸可敬,聽流行演唱、演話劇、國樂等,連同周圍的郵局,附近片片草地,
是我們學生的活動中心。在這個地方看雨中的校牧室、白宮、宿舍,角度好、情調美,男女朋友手牽手
散步相思林中,又是一番青春甜美的滋味。不覺然間,銘賢堂內悠然傳出現代熱門音樂,該不是朱麗及
楊志傑等同學的傑作吧!夢想時分也不錯,看學弟們青春活潑,今日無論如何我也要年輕
30歲!

 

女生宿舍的圓拱門是我當時拿著雞毛當令箭常穿梭的地方,向教官最喜歡我為他衝鋒陷陣,特別是
女生宿舍驚傳變態人突現溜鳥的時候,我都自告奮勇去抓這位無聊的老哥。有一次他溜到夢谷樹叢裏去了,
我們誰也不敢跟進,暗箭難防何必為難自己?找藉口下臺讓教官笑我沒膽,才怪!此時此刻教官自己
該身先士卒的。看著滿坑滿谷的石頭,真想火力其中,丟到他爬出來,但也怕他狗急跳牆,只得先埋伏,
等他出來。後來張舍監派同學告知,此人往成功嶺方向溜了。

 

陽光草皮靠近教師會館邊有棵巨樹是我們當年幾個寶貝特別抬愛的地方,當唸完Mr.Shepherdpoetry
後決不忘調皮施肥,呼!如今它長得可高大,至少有以前的
Double,三十公尺左右吧!無心插柳柳成蔭,
年少時的瘋,讓兩鬢已白的我有些尷尬。校長公館似乎沒啥變,只是新主人程校長又將在此送走王校長,
多少有點感傷。但願新人新氣象,把東海帶向全功能,著名的大、中、小學甚至研究成果、教學成績
步步高昇,讓更多莘莘學子,來自四方,畢業後即能將所學貢獻給國家、社會。

 

教師宿舍或許是未沉浸在雨中,紅磚顯得老舊無生氣,我還是特別喜歡東海濛濛細雨的日子。在雲霧
瀰漫中,這裡的宿舍藏在森林裡,多麼有情調。回憶起帶著當初的女朋友(現今的老婆),唱著不成調的
滿江紅、客家山歌;在這叢林小徑,輕迎大度風雨,一隻小傘緊繫著兩顆年輕,充滿夢想的心,如此一別
三十年,可畏啊!我未走到懷恩中學,而是往男生宿舍去,右側的操場與體育館,猶看到幾位神勇的學長
如朱明麟驕健的身影,在足球場上奔馳;胡其龍在籃球場跳投,而自己卻在系際杯中被黃英輝同學狠狠的
打火鍋,找不到球往那邊傳,慘哦!體育館邊的
1328室是當年眺看台中市,雪山山脈及中央山脈頂呱呱的地方,
卻也是我們作夢最多的寢室,後面的樹林已長得夠高了,我想
1328再也沒啥優勢了,向教官可是最愛來
我們這邊串門子之寶地呢!林英宗同學抱吉他自娛的照片猶在腦海裏,幾個女同學在樓下呼叫我們的聲音
也不時傳來,這裡可是當初女生上體育課後往返宿舍必經地的捷徑之一。太多愛苗在此滋長,但也因年輕
不成熟,許多腰斬可惜的故事就此幻滅,不提也罷。

 

校門口前的老王不知何在,梁凱當初意氣風發的撞球日子也已無處尋,我曾與煥煒同學一餐幹掉八碗
的簡陋餐廳連影子也沒了,這就是歷史吧!走到公墓,大三在此心碎的地方為了找到真正的鬼,我在失戀之餘,
足足在此待了二個星期,希望鬼來把我嚇死算了,結果每個夜晚只看到像我不怕死鬼的情侶,一對又一對,
卿卿我我,令我氣結,其它啥也沒有。
14天後我清醒了,發誓化悲憤為力量,好好為前途努力,除了英文,
另修德文、日文,再修工商管理,結果大四在東海過了最充實的一年。

 

公墓再上去的古堡早已不見蹤影,這裡可是我每年放暑假前必去探險之地。緊張刺激兼摸索探密,
向天借膽,帶著女生,牽著小手,心中其實七上八下,但為了逞英雄,心橫下去。在地底下攢出,迎向陽光
的時刻最感光榮,至少身旁的小女生對自己佩服的不得了。再帶她去看斷崖,聽她唱廣東歌,一起坐在懸崖邊,
山腳下的清水、沙鹿在不知不覺間已在夕陽下慢慢點起了萬家燈火,而台灣海峽被夕陽照得火紅,大片金光
印在海面上有夠美麗動人。翌日我即將騎單車返湖口,而她又將與我分別整個假期。我驚覺是呂伯大夢,
不得不拉回現實!至少看到大群
16屆的同學乘著巴士回味東海一遊!陳智榮夫婦及黃永年同學熱情招手
大聲叫著我上車,看看大家興緻高昂,再逛校園一圈,車內與校園一片溫馨。

 

東海從當時不到千人的大學,到現在一萬多學生的學府,我想不出如何結合校友的力量。這次Reunion
讓我重回母校,在文理大道前大家興高彩烈的合照,我們捨不得最好的時刻又要分別。教堂依舊挺立在那,
夢谷卻被工業區驅走無蹤,校園內許多新建築已讓我們漸感陌生,當時的老師又有幾位健在?還好我們的
友情會依舊,對學校的一草一木仍持續眷戀疼惜,人生究竟有幾個
30年?或許再來一次,我們已年過八十,
那時心有餘而力不足可能無法再參加
reunion了。但願人長久,為東海的名聲打拼,決不能讓母校排行直直落,
做為校友愛東海的心,需要關懷更需要回饋,我
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