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系張允平)

 

感謝

 

籌備會勞苦功高的各位成員, 大概都聽厭了我們這些坐享其成的一群, 左一聲右一聲的謝。 恭敬不如從命, 楊志傑要大家多投稿, 那只好犧牲這寶貴的九月初勞工節, 我的"工頭假期`", 加緊復習注音符號, 勤學中文打字, 呈上聚會感言, 以報知遇之恩。

 

道歉

 

不瞞您說, 本人一向對於參加校友會有種無名的恐懼。 大概因為是歷史系的關係 ,總覺得一大群人湊在一起細究當年, 頗有似"前朝白髮宮女"幽幽怨怨之嫌。 在此特向苦口婆心的各位大姥/佬三鞠躬, 遲疑不決實在是這樣事出有因。 記得很清楚, 先是顧炳泰每個周末固定時間打電話來, 非常的具使命感和權威性, [後來才知她不愧現職大律師樓的總主計長]; 而我這廂兒吱吱唔唔,遲疑不決; 再來是許洛美, 用她慣有加了蜜糖的, 軟性式, 以退為進的, 閒話家常一番, 敘舊半天, 敝人還是觀望當中, 猶猶豫豫直等到了個典型南加州的豔陽天下午, 一大家子正陪著婆婆大人在法印寺禮佛祭祖, 突然手機響了, 雖然是n年沒有與她通訊,但她發嬌威的聲音, 讓我立地覺悟, 焦嬌來電之因, 趕緊恭敬的走出佛堂, 答應她第二天立刻寄上報名費。 [可也是事後才知道焦嬌皈依佛法已多年。她居然法力無邊, 找到法印寺來了]  幸好此時同班鄭芬芳無須任何多餘的敦促, 已經早我一步報了名。 好不容易, 歷史系不再是我孤單一人啦。.

 

歷史系聯絡人

 

[對不起,您撥的是空號,請查明了再撥, 謝謝] 一遍又一遍落空, 懷著又期待, 又近鄉情怯的心情, 照著校友室提供的名單, 一個一個撥著, 有時興奮, 有時失望。  一幕幕年輕的美好歲月在腦中重現; 把紀念冊和發黃了的照片從儲藏室搬了出來, 還真是頭一次這麼一字一字細讀著。這是真的嗎? 三十年就這般兒轉眼不見了嗎? 還好, 鄭芬芳迫不及待想去團聚的興奮感染了我。 另一方面, 她那不動聲色, 腦筋急轉彎的幽默更是把我帶回了從前。 才沒聊兩句, 她就很寬宏大量的說, 我要向妳當面道歉; 正搞得我莫名其妙, 芬芳得意的說,, 我現在開著燈也能睡得著了。好大的本事, 好的不得了的記憶力。 有了芬芳, 我做了一半的事, 比如說查到的新電話號碼, 大多就由芬芳去繼續執行。 偶爾我們也跟顧炳泰見樣學樣, --有時芬芳; 不好意思再逼了, 那就換個人吧 --敝人來牛皮糖似的繼續討近照。 離上繳"怕我碰"的時限越來越近, 才想到幾招, 一是去買了張長途電話卡 二是選在台灣周末時間打過去三是將做了差不多的"怕我碰"不管地址仍否有效寄出幾張碰運氣。 這最後的努力沒有白費: 照片來了信來了有時還三更半夜聊上好多。學文科的男同學堅守本科或改行都經歷整個台灣轉型的衝擊 讀著信眼睛心裡都一陣酸。

 

我家的小朋友

 

很多人好奇問我; 你怎麼說服你家的小朋友一起來出席的? 其實, 連我自己都感覺意外 所以才遲遲拖延為他們報名。我猜想是幾個原因湊在一起: 第一他們老爸糜以誠的第十三屆團聚在賭城舉辦時他們全去湊熱鬧了賭城好玩得緊; 大概他們不好意思厚彼薄此。 二見媽媽為了怕被人認不出來自動自發從七月二十號挨餓甩掉十五磅, 當然他們是太好奇了想來見識見識, 究竟各位是何方神聖? 第三自從老大去上了大學 [已是七年前的事]一個接著一個離家他們也很寶貴任何類似這樣能團聚一堂的機會。

 

紅酒不醉不歸

 

人生難得幾回慶能有機會恭逢盛舉分享佳釀這真是我們的榮幸: 本來是提議為每桌提供數瓶許洛美說要來個 "不醉不歸"也就這樣不知曾幾何時踏上了這條"不歸路"演變成了七箱八箱十箱? 可能就是老糜老兄大筆一揮, 就訂了這十箱。有些匆忙所以來不及訂到還沒貼原廠標籤的所以這批身負責重任的Merlot曾在舍下受過 "" ---小朋友在一起, 很輕柔, 很有 "愛心"的把原廠標籤取下,再換上他們設計,具有東海氣質的新標籤。 ---那位糜家準""女婿算是用足了心思才弄清楚Tunghai74.org所有圖片, 加上十箱搬上搬下的肌肉訓練, ""女婿在我們從舊金山回來的第二個禮拜, 徵得本倆老的同意, 呈上一枚訂婚鑽戒呈上予小女。各位家中有好逑君子者,下回請早。吾家有女初長成者,下次團聚也要提防一些囉?

 

不聚不散

 

方光琍真是名副其實, "大方光鮮美麗"的醫生娘, 只是"小藍藥丸"的天機一漏就如 Pandoras Box, 只恐怕自此之後黃大夫受我們東海男士傾慕的程度, 會凌駕於醫生娘之上了。 這次見到各位男同學的老成持重, 侃侃而談, 印象深刻幾乎忘記當年我們女生總覺得同屆腆靦的男生像是小弟弟 [如有冒犯,尚請包涵], 就此多感謝你們太座的調教好? 星光晚會上, 君不見多數男士, 尤其是太座大人在場者, 上台第一件事就是讚揚太座大人是一生中最大成功; 反之則不然, 女士們好像頂多說說"我的另一半是好人", 這般兒狀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莫非我們女生當年都是有眼無珠了? 這次團聚節目分分秒秒被楊志傑縴著鼻子走, 他還聲稱要不聽他的, 到時會出 "大亂子"敝人一聽大笑之際馬上遭逢楊氏睜大眼好像回到當年教官訓斥怎那麼不懂事? 到底是什麼 "大亂子"?  "槍擊案"?  "非婚生子"? 亂搞不懂? 無論如何若有下一次男生女生可要多些兒自由時間隨興 [不是 ""] 多清談清談男生們應該極力爭取當年對待不平等的補償。

 

生物系吳惠國寢室請注意這次本寢室可是拿到高出席率獎 焦靖海 張一緣 鄭芬芳 蔣依莉 以及本人想當年我們兩寢室還同烤肉夢谷忘不了忘不了? 張一緣說貴寢室不乏赫赫有名擁有專利之士可否在下次親臨指教不見不散。

 

另兩位不認賬的是同登玉山的山友 [真是有愧山友之稱] 一九七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東海登山社登上玉山有于右任銅像下照片和親筆簽名紀念旗為証。 周麗鵬竹鼠居然說我事後合成照片? 本人小女子一名可不是什麼搞高科技PRO有點良心好嗎? 我可是把鐵證都放進入"怕我碰"了耶天地良心我只是想讓二位驚喜一下絕無居心不正。

 

我真正的山友該算一九六八年救國團夏令營谷關國軍代訓登山特技隊的難兄難弟---化工系梁凱早我們一步先走了。想起我們還在同年寒假兩人相約搭順風軍用運糧帆布棚大卡車坐在成簍的雜糧蔬果上隨同兩隻被五花大綁臭氣沖天不停哀號的大肥豬巔巔簸簸的上了合歡山去插正規隊滑雪繩索過河。還記不記得梁凱即席自編自演說相聲搞笑的本事? 啊美好瀟洒的青春年華那些少年強說愁的日子離我們是那麼的遙遠飄渺卻又像就還在昨日流連。最遺憾的是沒機會讓梁兄哥知道我對他才華與溫良風采之欣賞。
 

共有願景

 

響應楊志傑Make a Pledge, 渡過三十年團聚, 過十六屆網站, 建立一個有效率的"Support System相互扶持機制" 人生應至少還可以再有一個三十年讓我們把可圈可點的團聚精神嘉惠於每一位同學尤其是還沒有聯絡上的就讓他們知道我們會總等在這兒。拋離驕矜捐棄偏見敞開胸襟愛惜健康擁抱人生。可否讓我重申二十二日晚上衷心對各位的3A表白:  Adoration=仰慕,  Affection=情義,  與 Appreciation=感謝!    我們何其有緣朝夕分享東海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