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感言

建築系楊志傑

09/05/2004

 

籌備了五個月 , 來到舊金山 , 四十八小時一陣風起雲湧 , 人仰馬翻 , 歡喜收場。趁著無數通「會後交流」電話的空檔 , 讓我來談談這次由籌備到團聚過程之間的一些軼事吧。

 

還要再進一次廚房嗎?

     

兩年前被周今白拉上一次賊船 , 幫忙十四屆籌備在 Las Vegas 的團聚。五天五夜忙歸忙 , 其實也玩得很愉快。學到的經驗 , 溫馨的感受 , 我那時就想 , 這一定要帶給自己的同屆同學。

 

那時我在他們個人三十秒錄影裡 , 留了兩句話: (1) 三十年來 , 辦團聚活動的校友常常忘了 , 由第十五屆開始 , 建築系是遲一年畢業的﹔同年入學的校友名正言順地遺漏了我們 , 同屆畢業的校友卻敬我們是學長。[老廣常說,"搞錯,大佬"]  (2) 這麼好玩的團聚 , 不來的同學實在是太可惜了[心裡真正想的是 , 有人甘願替你辦這個大活動 . 不來的是傻瓜]。希望這兩句話能夠繼續經由網頁 , 轉達給後屆的學們彼此鼓勵。

 

什麼是三十年團聚 ?

 

我認為就是見見老室友、老同學、老情人、與社團老伙伴。

 

三十年前沒有世故的煩惱 , 交友可真是「心交」 , 可是肚裡也還是有一大堆年輕靦腆 , 想說沒說的話。現在可以口無遮攔地說個清楚、講個痛快。來過這個團聚 , 三十年來心底的一些(自己以為的)不平衡 , 統統一掃而空。徹底了解 , 人生沒有什麼好後悔的事。下一個三十年 , 可以活得更愉快!

 

辦團聚是為我們自己辦!這是我回答幾位同學提出的問題「為什麼不請些師長來精神講話﹖」我們的團聚只有一天 , 籌劃了緊湊的活動 , 也許下次可以延長團聚時間來做這件事。

 

我不方便做召集人

 

年初攔截到幾個十六屆同學的 email , 在蘊釀著三十年團聚 , 就丟了一篇感言 , 看看有沒有反應。記錄上 , 我是十七屆畢業的 , 好像還沒人理我。索性我把自己建築系班上的同學先找齊了 (註﹕建築系這次是100% 找到 , 沒漏一人)。那時倒是與鄭哲民聯絡了幾次 , 似乎十六屆的老友們十分老神在在 , 試探了幾個「單位」 , 並沒有見到實質行動。我是過來人 , 知道籌備工程浩大 , 再拖怕要延誤了時機。壞在我是個心儀十六 , 名為十七的人 , 自覺師出無名。

 

三十年前並不識的幾個東海女孩

 

抓起電話 , 就從那個 email list 上的名字開始一個一個打。唉 , 假如當年臉皮如此之厚 , 什麼女孩追不到?!加州找到許洛美 (在大度山上從來沒和她說過話 , 到今天我還是不知道她接到我第一通電話時 , 心裡在嘀咕著什麼) 說服她義不容辭出面做召集人。東岸想到顧炳泰 , 又是一個在美國才認識的東海人。當年研究生時期 , 結婚時穿的還是他哥哥的西裝。後來她搬離Boston , 也有十幾年沒聯絡了。一番電話追蹤 , 結果是在 New Orlean 一家餐廳找到正在渡假的她。她小姐一口答應負責聯絡 , 建立資料庫。辦團聚最重要的當然就是尋人 , 於是我們又把「政治老二」劉隆毅拉來支援, 與顧炳泰合手建立校友聯絡網。 我認識陶弘興 , 卻對他夫人經濟系的焦靖海 , 毫無概念。方光琍誰不知道﹐我以前卻也沒跟她說過半句話。一夥人三月開始 , 由互不相識到肝膽相照 , 彼此撐持著走過這幾個月。記得那幾個禮拜 , 電話費驚人。

 

定下時間地點

 

東海團聚會應該在同屆校友聚集最密的地區辦 , 當地的資源才會夠 , 來的人才會多。這次舊金山團聚會的參加數據 , 證實了這個理論。當時因為TEFA 計劃八月二十一日組織美西訪問團 , 我們選擇同日 , 以方便遠道從國內來參加的同學。可惜 , 八月下旬 , 許多美國的大學都已開始新生訓練。這次好幾位同學就因子女就學而不克參加 , 是舊金山歡聚的一點小遺憾。

 

建立網站

 

二十一世紀的網路無遠弗屆 , 網站十分重要 , 它是籌備會對外公告的最佳管道 , 也是校友搜尋團聚消息的地方。有了網站 , 籌備會省了很多郵票錢。 謝謝沙濟文在南加州找人掃描畢業紀念冊 , 我們把個人學士照統統放上網站 , 後來武健又加上了各系的團體照 , 讓資料更齊全。來賓名冊是最熱門的網頁 , 同學們利用它上上下下地尋找老朋友。五個月下來 , www.tunghai74.org 已成長為每個月 traffic 超過 8GB , 上網人次超過 15,000 次的巨無霸。不過網站最需要的是「內容」 , 還請大家要常常投稿才是。

 

虛擬籌備辦公室

 

現在有 email, conference 電話 , 加上 instant messaging, 只要有心合作 , 雖然工作同仁分處世界各地 , 亦無差別。我們旅居東岸與西岸舊金山的籌備人員 , 四、五個月長距離合作無間 , 一直到團聚會當天才真正見到面。

 

團聚不能沒有當年的音樂

 

這件事很簡單 ,  我有許多庫存 MP3 老歌。兩年前籌備十四屆團聚會時已經用了一次。現在只要重選一部分1970 - 1974年代的歌即可。後來我們決定不但現場放 , 還燒一張CD-R 贈送給參加團聚會的校友。有人問 , 沒來參加可不可以花錢買。這玩意兒牽涉到RIAA版權 , 不能散發賣錢。 參加的校友是在紀念品袋底無意中找到它的。有人說﹐我拿到的光碟是壞的﹐不能在我車上的音響放。化工系林少堅聽到就說﹐"叫他們打電話問我好了!自願做 Technical Support

 

堅持的幾個原則

 

不漏一人﹕三十年是一個關鍵性的團聚 , 不應該只是與有聯絡的好友聚聚而已。籌備會秉持著重做畢業紀念冊的態度 , 希望找到十六屆每一個人。各系聯絡人也都踏破鐵鞋 , 徹底尋人。

 

共聚一室:原則上應該是十六屆全體大團圓 , 如果分開兩地辦可就不叫十六屆團聚了。可惜堅持歸堅持 , 限於東海校友散佈全球的形勢 , 也只能聽其自然。結果是七月在臺中八月在舊金山 , 各有一次聚會。我們都要謝謝兩組獨立的籌備人員 , 努力地完成了歷史性的使命。

 

辦喜事

 

幾個月來 , 有人一直在提醒我 , 辦團聚會如同辦喜事 , 要高高興興地辦要愉愉快快地玩。

 

什麼?還要做「怕我碰」﹖

 

五月時提議各系做「怕我碰」(Power Point) 幻燈片 , 籌備同仁一片譁然。現在想一想 , 大家花時間整理出來的幻燈片 , 不是讓週六下午的班系敘舊時間與週六晚上的星光晚會變得更多彩多姿、熱鬧非凡嗎﹖

  

知我者 , 今白也

 

從星期五下午報到開始 , 這個比十六屆的還關心十六屆的人 , 手上就拿著團聚分工、流程, 一直不停地提醒我 , 現在幾點了 , 該進行那一項活動了 , 進度遲了幾分鐘了。他的行李箱 , 裝了滿滿的「道具」 , 周今白這一趟可真是專程來服務的。特別感謝他更兼任「導演」 , 與黃禹(方光琍先生) , 余大橋(許洛美先生)合作無間 , 在小房間裡 , 依計劃流程 , 順利地完成每人三十秒的錄影。

      

遙祝伍月華同學康復   

 

這是一件有意義的事 , 團聚會也是個恰當的時機。細節網站有敘述 , 不多贅言。 最近打了一個電話給伍月華。她的心情很好 , 居然還記得我這個人﹗非常感激大家對她的關心與愛護。 她特別到圖書館去看我們的網站。看大家歡樂的照片。 謝謝陳真、王浰莉、周嘉興、陳助。她提到附近的歷史系鄭芬芳常去看她 , 帶她去買有機食品。化工系張泰山也來過 , 生物系謝慶三從加拿大打電話來問安 , 成令方、李欣儒、王筱蘭...等等也從台灣寄來問候。言語之間 , 難免激動 , 她對每一個人對她關懷 , 衷心感謝。

 

一個靠得住的人 

     

從報名、收費、算餐券、剪裁名牌、排位置、加收早餐費 , 全是她一個人一聲不響地頂了下來。焦靖海成了這次團聚會曝光度最高的籌備義工。來參加的同學 , 統統要經過她這一關。幾個月來 , 日夜電話、電郵、全費、半費 , 她的家變成團聚會的臨時倉庫 , 她的生活變得毫無隱私可言。她與陶弘興這對一等夫妻這回為十六屆團聚可真付出了代價。

 

最沉重的任務

 

洵負責製作的紀念品 , 是這次團聚會的一大成功!莫洵、李鴻隆、吳信元三人擔負了這次團聚會最沉重的工作 , 老遠將近百個紀念文鎮越洋空運到現場 , 分發給大家。如果同學們把這次團聚會的紀念品拿在手上 , 想想看 , 行李箱裡裝三十三* 個 , 拖到機場 , 再拖到旅館 , 是什麼滋味﹖ (*假設他們三人均分一百個文鎮)

 

才吃了兩口的牛排

 

開著一部裝滿了一箱箱的零嘴 , 飲料的VAN, 帶著一個dolly上電梯、下樓梯、上貨、卸貨;來回奔波旅館、機場、Costco之間 , 余光龍抽了個空檔 , 停到一家小吃店 , 趕緊叫一客香噴噴的大牛排 , 補足需要的蛋白質。第一刀才切下去 , 眼看著熱呼呼的肉汁從隙縫間冒出來 , (x)電話響了。 方光琍在另一頭說「你跑到那裡去啦?你不是說只是在機場繞圈圈嗎﹖我們已經接到飛機 , 一大堆行李在等你呢。」吃了兩口 , 連打包都沒時間等 , 他就又跳上了車...

 

喜見新校長

 

這次團聚會 , 原來從頭到尾是只針對我們自己同樂而設計安排。後來母校新校長來訪 , 校友室主任也來 , TEFA 也來...眾悅遠來 , 不亦樂乎。校友室主任千里攜來了旗子 , 帽子與紀念品袋子。臨時加插了一些節目 , 讓我們得到了意外的驚喜。

 

那裡來的 PRO 

 

紀光愷 , 從頭到尾 , 沒出一錯。周麗鵬 , 從頭到尾 , 一個笑臉。我佩服光愷敬業的態度。拿到手提電腦、MP3 library 與晚宴腳本後 , 立刻進入狀況 , 一手包攬!我佩服麗鵬面臨困境時的處變不驚。不測風雲難免發生 , 螢幕上一片藍天時 , 我瞟眼望去 , 只見他面帶笑容、處之泰然地解決。幫忙晚會音響的周今白問說:「你那裡找來這兩個 PRO? 」。  東海人﹗還用再解釋嗎﹖

 

九十秒倒數計時

 

回頭想想 , 白天的個人三十秒錄影倒是發揮了「試鏡」與「控時訓練」的正面作用。晚會時 , 大家都有超水準的表現。控制時間這個工作 , 方光琍做得太好、太妙了 聽到九十秒到時的鈴聲 , 沒有幾個犯規的。倒是輪到張允平說到兒女趣事時 , 她的四位青少年 , "劍步"衝到方光琍桌旁 , 猛按急鈴 , 「媽媽 , 下來 , 下來 , 這些事可不能告訴別人哎!」試燈時 , 我們覺得七十五秒警告紅燈 (那紅燈可是黃醫師手術用的)直照人臉太可怕了。後來卻發現這一招對付王正是需要的。 誰會預料到大腸鏡竟成了這麼盛大的團聚晚會的結語。  

 

該打而沒打的電話

 

這是我犯的一個大錯。土風舞是一項熱鬧的社團活動 , 放在網站上幾個月 , 卻一直無人問津 , 到最後兩個禮拜才有人向我推薦吳展一。我卻遲遲沒打電話給她 , 總覺得這麼晚才去拉人家來做事很不禮貌。臨上飛機前 , 我張羅到一卷土風舞曲集錦卡式錄音帶 , 放在口袋裡 , 心裡想 , 如果搞不起來 , 就讓熱們音樂社多唱幾條歌來大家樂樂。那天見到吳展一 , 提起土風舞 , 她卻說:「哎呀 , 你不早講 , 我現在還跳土風舞 , 還有好多土風舞曲的CD。」我當時真的是懊惱極了 後屆的學們籌辦團聚時 , 千萬不可這般遲疑

 

熱門音樂社的大家唱

 

許多同學都以為熱門音樂社要現場表演。其實我們三十年沒見過、沒玩過 , 到時一聚 , 談笑都來不及 , 那裡能表演?我們的設計是讓時光倒流 , 用幾把簡單的吉他 , 把當年我們會唱的歌 , 再唱一遍。歌詞加上了吉他和弦 , 用幻燈片打到牆上 , 與樂友們共享。李鴻隆和十四屆中文系張卉幫我們借來的五把吉他 , 調好音 , 想彈的就可以抓一把加入。不用麥克風 , 大家一起盡情唱。本來也要安排一個電子鋼琴 , 可惜沒借到。結果還是非常成功 , 大家唱到非得回房更衣否則來不及參加晚會了才散。

 

頒獎典禮 , 手足無措

 

晚會的流程是事前仔細計劃排妥的。司儀、配樂、用餐、燈光、錄影、時控等等 , 如同海、陸、空三軍聯合作戰 , 一切依照腳本進行。結果許洛美主持頒獎典禮的部份 , 給我丟了個變化球。也許在座的同學不知道 , 也許是只有我這個傻瓜自己不知道;會前我還警告她要依照腳本 , 不可亂來。結果她頒了一個意外獎給我 , 弄得我一時手足無措 , 無言應對。也幸好因為忙 , 我一直到事後才拆禮物 , 兩眼頓時濕潤 , 在此特別謝謝大家的用心。

 

且待百鳥爭鳴

 

唯一的遺憾是忙東忙西的 , 遇到幾個老同學 , 只能高興地說了一句 , 「哇 , 好久不見 , 等一下有空坐下來好好聊聊」。結果是沒坐也沒聊。曲終人散 , 發覺自己在回Boston 的飛機上 , 閉著眼在虛構一些對話。

 

簡短團聚記趣 , 只寫個人經驗。有所遺漏之處 , 還請各位同學百鳥爭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