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warded message ----------
Date: 2011/1/8
Subject: affluenza

妳 , 還在當「孝子」「孝女」嗎  ?  趕快「悔改」 , 以免「誤人誤己」 。

美國調查:繼承15萬美元以上財產的小孩 , 2成放棄工作 , 多數一事無成;他們得到越多 , 越不滿足 , 甚至失去奮鬥目標 。

這股「富裕病毒」正席捲全球 , 從美國、日本到臺灣 ...

「好好待妳的小孩 , 但不要給他們太多財產 。」 美國《商業週刊》一月出版的〈2005年最佳觀唸〉專題〈The best 25 ideas〉 , 報導開始的第一句話 。配合一張皺著眉頭、不開心的小孩照片 , 這句話格外引人好奇:為何要這麼慎重其事的談這事  ?

答案在文章中的一個單字:「富裕病」(affluenza) 。

先前令人聞之色變的禽流感(Avian Influenza) , 讓大家看到富裕病的英文時 , 感覺好熟悉 。沒錯 , 富裕病這一名詞是1990年代後期才發源於美國 , 由兩個單字「富裕」(affluence)和 「流感」(influenza)合成 , 指那些由於父母供給太多 , 造成孩子過度沉溺物質 , 生活缺乏目標等後遺癥 。

童年富裕、長大負債, 美國年輕破產族 , 每年增加16%. 當美國嬰兒潮世代到達人生成就最高峰 , 即將擁著四百一十兆美元退休 , 甚至將財富傳承給下一代的階段 , 卻突然發現 , 他們的兒女或孫兒女 , 正受到富裕病毒的威脅 。

根據美國消費者聯盟的一項調查 , 2003年有31%的大學生 , 有超過三千美元的信用卡債 , 比2000年增加了67%;二十五歲以下因為負債而破產的人數 , 過去十年也以每年16%的速度快速增長(二十五歲以上破產人口的增加速度衹是5%) 。不是因為年輕人沒錢 , 而是因為他們太愛亂花錢 , 所以 , 如今美國許多大學將消費性負債 , 列入學生退學的評量因素之一 。

臺灣也不遑多讓 。根據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銀行局的最新統計 , 臺灣所有卡債中 , 五分之一是由二十至二十九歲的年輕人所「貢獻」 。他們主要用於購買奢侈品所積欠的現金卡、信用卡卡債 , 共計一千四百七十八億元 , 相當於政府兩年的高等教育經費 , 或未來八年的全國治水經費 。

而根據研究 , 美國的破產族當中 , 超過七成都來自於中產或者更高收入的家庭 。他們的人生因為負債搞得一塌糊塗 , 並不是他們資源太少 , 反而是在他們成長過程中 , 資源的供給非常充裕 , 甚至是太充裕了 。

美國興起反思浪潮 , 五分之一富豪寧捐出財富不留給子女 。今日的美國 , 百萬富翁在十年內成長了400% , 對財富卻出現了反思的浪潮:2003年 , 哈佛大學募款人柯立爾估計 , 全美三百二十萬名百萬富翁中 , 約有六十萬人因擔心會寵壞子女而將捐出大筆財富 。他說:「許多新富之家 , 希望子女衹享有中產階級的生活形態 , 好讓他們擁有快樂婚姻 , 並且養育快樂子女 。」

那麼這些新富會留多少錢給子女  ? 柯立爾表示 , 資產超過三千萬美元的富豪 , 會留給子女每人約一百五十萬美元 , 這筆錢可用來買一幢房子 , 且受良好的教育 。

連續十二年蟬聯《富比世》全球富人排行榜第一名的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 , 則早在1999年時宣布 , 他和妻子將他們兩個孩子的遺產繼承金額 , 限制在一億美元以內 。蓋茲目前的身價有五百億美元 , 卻衹留下五百分之一給孩子 , 剩餘的財富全部捐獻給慈善機構和社會福利事業 。

對富裕人口也快速增加的華人社會而言 , 如何恰當的給孩子金錢、資源  ? 正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首先 , 中國傳統上避諱談錢 , 其次 , 我們的傳統都還是留遺產給孩子 , 而非將財富留給社會 。

奇美創辦人許文龍四月二十七日在交通大學演講時表示 , 他有二女一男 , 但三個子女現在還不知道 , 老爸到底會不會留財產給他們 。他說:「我錢很多 , 留一些給子女到底要留多少  ? 」這個問題對他而言 , 遠比經營事業還困難 。

不衹有錢的許文龍覺得很難 , 對大部分中國人的父母而言都不是簡單的事 。從事跨文化 , 本土心理學研究的中研院院士楊國樞指出 , 包括臺灣、香港、中國大陸、日本、韓國等東亞儒家文化圈 , 是集體主義的社會 , 「至今我們民法的『父債子還』 , 還是延續這樣的『家族共產主義』精神 。」富留子孫種下惡果 , 孩子變得衹知享受 , 不知義務 。

今年四月十六日 , 臺南市爆出一家四口燒炭自殺的人倫悲劇 , 二十八歲的張智凱帶著妻子與五歲長女、五個月大幼女 , 輕易的結束四條寶貴的生命 , 自殺原因 , 衹因為高中音樂老師退休的媽媽不借給他三十萬元 !

悲傷的母親 , 即便面對兒子指控「媽媽愛錢更甚我的生命」 , 深痛之餘 , 仍然替兒子說話 , 認為是媒體亂寫 , 「他其實很乖 。」老鄰居看到的則是 , 失婚獨立扶養張智凱長大的陳玉霞 , 在張智凱從小到大的成長中 , 衹要是張智凱開口要的東西 , 幾乎沒有說不的 。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博士、東吳大學社會係副教授吳明燁觀察指出 , 在這個家「呈現的似乎是孩子衹有權利 , 沒有義務 。」這個永遠衹負責享受的孩子 , 最後走上的是富裕病的最惡後果 。

外國人稱臺灣為Boss Land , 因為臺灣家族對子女高度的經濟支持 , 讓許多人不需要理性計算風險 , 就可以隨性創業 。「因為得來容易 , 所以臺灣創業的年輕人投資報酬率常算不清楚 。」南華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翟本瑞說 , 同樣的 , 在花錢時 , 年輕人也預期將來會從家裡繼承財產 , 而有恃無恐 。

讓孩子走出「金鳥籠」教導正確用錢觀唸 , 為自己負責 。中國人常說「富不過三代」 , 但這並非打不破的魔咒;深入了解一些能夠富過好幾代的家族 , 對如何與財富相處 , 都有非常嚴謹的教養 。翟本瑞舉例 , 德國最老的投資銀行梅茲勒(Meztler)家族 , 富過三代的秘訣衹有一個:不讓孩子關進「金鳥籠」;他們的小孩上地區最普通的學校 , 每天走路去搭公車上學 , 與所有同學一起玩耍、一起生活 , 吃同樣食物 。

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 沃爾瑪集團的華頓家族 , 已逝的董事長山姆.華頓(Sam Walton) , 奉行的財富教育核心理唸是「勞動讓人有價值」 。老華頓從來不給孩子們零花錢 , 他的四個孩子很小就開始「打工」 , 在商店裡擦地板 , 幫忙修補倉庫的房頂 , 晚上幫助裝卸簡單的貨物 , 老華頓則根據一般的工人標準付給他們「工資」 。

這一代華人富裕家庭的青少年 , 是在「漏鬥型」的資源灌注下成長 ──臺灣出生率是世界倒數第一 , 全臺平均值衹有1.2% , 居民社經地位最高的臺北市 , 出生率更低至1.04% 。因此 , 富裕病毒對華人的考驗 , 將比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癥候群)更為嚴峻 。妳的孩子 , 做好防疫措施了嗎  ? 妳的財富教育啟動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