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失智父母  不要和她講道理

久未謀面的朋友告訴我, 困擾她多年的高齡失智母親, 從一個躁鬱老人變成快樂老人了。

過去, 朋友為了照顧母親而辭去工作, 無論她多麼的努力, 母親反常的行為還是搞得全家雞飛狗跳。 很難想像以前談到母親就眉頭深鎖的她, 如今竟神采飛揚的訴說母親的行為 。

原來她發現和失智母親不能講理, 只能把她當孩子般寵著順著, 她把母親每天的生活排得滿滿的, 母親再也不會製造問題了。

她先是讓母親每天早上去社區老人大學上課, 即使上學只是幌子, 但母親接觸到外界的刺激, 心情很愉悅;假日她則開車帶著母親四處逛, 雖然只在住家附近, 但母親就像小學生去郊遊般興奮; 母親愛唱歌, 她就讓外籍看護帶著母親去公園唱歌;母親不肯洗澡, 她讓外籍看護和母親一起玩泡沫沖水遊戲;母親愛炫耀自己有錢, 她就在母親身上放很多玩具鈔票;母親疑神疑鬼地, 會去藥房胡亂買藥吃, 她就偷偷塞給藥房老闆像藥丸子的糖果 。
她還鼓勵母親畫圖, 因為母親相信自己那些像畢卡索般的傑作, 有一天可以賣大錢。

看著朋友閃亮的眼神敘述著她母親的轉變, 我心中不禁湧起了虧欠感。 去年我九十二歲的父親過世, 父親晚年變得無法與家人相處, 雖然他沒有失智, 也沒有其他重大的疾病, 但他與過去我們心目中尊敬的父親判若兩人 。 我們不了解他的轉變, 看著他的脫序行為, 不斷與他爭執, 甚至想糾正他。 如今想來才知道父親外表雖然正常, 但他已經退化到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與思想, 而我們又以高標準不斷和他講理, 殊不知可憐的老父早就身不由己, 面對我們的道理, 只有更大的反彈 。

時光無法倒流, 對父親的虧欠永遠是我心頭的痛。 過去我們不知道如何照顧老人, 但從朋友身上, 我學到寶貴功課, 我會將對父親的虧欠, 加倍償還在年邁的母親身上。

【聯合報╱陳碧華(台中市)】

如果雙親還健在那是我們的福氣!學著如何與年邁的雙親相處, 那是我們的福報!當初父母親是如何養育我們長大, 就以此種方式回報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