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warded message ----------
Date: 2008/4/8
Subject: FW: 想做的事就去做 !


「沒有人每天釣魚、打高爾夫球 。每天做這些事其實很痛苦 。打高爾夫球、釣魚和旅行之所以快樂 , 是因為這些事情並非日常之事 。」

想做的事就去做 !
作者 : 大前研一

很多人都有一大堆計劃留到退休後去做 , 但到了那時候 , 現在想來快樂的事 , 屆時已不快樂了 。想做就馬上去做 , 儘管不景氣 , 這仍是大前研一的諍言 。

我說「人生不妨繞路走」 , 讀者或許不知道什麼是繞路 。我就試著從我接觸過的多位經營者的(痛苦)小巧引出我的看法吧 !

過去30年間 , 我至少和1000位經營者共事過 。正確的數字我沒算過 , 但是1年30個人 ,  30年下來應該有這個數目吧 。我所謂的經營者 , 都是社長(總經理)、會長(董事長)等事業成功的企業人士 , 也都是孜孜矻矻忙著賺錢的人 。

這些日本企業領袖多半愛談退休後的生活 。有人說想每天打高爾夫球悠悠哉哉的日子 , 有人想回到面臨瀨戶內海的美麗故鄉天天釣魚 , 有人想和老妻帶著珍愛的相機環遊世界 , 有人只希望含飴弄孫、忘掉工作 , 還有人夢想參加非營利組織 (NPO) 到東南亞當技術指導 , 有人甚至想在郊外蓋間房子晴耕雨讀 , 或是長住澳洲 。他們年老後的夢想五花八門 , 可謂百人百樣 , 但只有一點我非常確定 : 他們之中沒有一個人完成夢想 。

為什麼呢 ?

首先 , 他們熬不到圓滿退休 , 最近半途失意退職、悄悄過日子的案例尤其多 。其中多半是公司裡發生了意想不到的狀況 , 恰巧位在高層的他們 , 只好引咎辭職 。

另一個原因是位居高層的時間太久、積勞過度而猝逝 。同樣地 , 歷任會長、董事會顧問、顧問、最高顧問、監察人等職位 , 一過了80歲 , 便被送進老人院的情形也很多 。他們在60歲上下時侃侃而談退休後的希望和夢想 , 但是一過了70歲 , 卻突然開始想做「終身經營者」 , 怎麼也不肯退休 。那些能幸運退休的情況又如何呢 ?好像也有問題 。沒有人每天釣魚、打高爾夫球 。每天做這些事其實很痛苦 。打高爾夫球、釣魚和旅行之所以快樂 , 是因為這些事情並非日常之事 。

每天打高爾夫球得找到球伴 , 每天和同一個對手打也無趣 , 況且往往很快就累了 。人上了年紀 , 打球的分數增減也很有限 。只有當場地和對手都不同時 , 才會覺得有趣 。每天要做到這樣 , 似乎很難 。我在美國佛羅里達常看到退休老人打高爾夫球 , 他們幾乎都是為健康而打、為防止老人痴呆而打 , 讓人感覺不到退休前所期待的「樂趣」 。

釣魚這廂更慘 。釣到的魚得有人高興吃掉 。老夫妻沒那份食慾;老伴每天表現出最大限度的歡喜 , 其實都是裝出來的 。釣魚必須有人樂享成果 。如果還是社長任內 , 因為是偶一為之 , 擅長逢迎的職員會起鬨作樂 , 爭相討魚 。孫子也會討好說 : 「爺爺好厲害哦 ! 」如果住在市區 , 分送鄰居也皆大歡喜 。但是在瀨戶內海的窮村釣魚 , 和漁夫沒有什麼不同 。在只有老人的村子裡每天釣魚 , 一點也不快樂 。本來還有這種夢想的經營者 , 現在都已打消念頭 。童年時釣魚是很快樂 , 當社長時偶爾去釣魚也很快樂 。可是真正退休後天天釣魚 , 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

那位想環遊世界拍攝照片的人還是繼續旅行 , 只是不再拍照了 。他當副社長時去過南美洲的伊瓜蘇瀑布 , 拍了一些幻燈片回來 , 當時是很稀奇 , 他以「副社長的南美報告」為題 , 宴請屬下 , 同時展示攝影成果 。席間讚語不絕 : 「照相技術真是一流啊 ! 」「哇 ! 我也想去一次看看 。」真個是賓主盡歡 。

他退休後又去尼羅河上游 , 拍回一些珍貴的照片 , 但是這回屬下就不捧場了 。不是推說有事在忙 , 就是告罪下周有預算會議或要出差 , 理由各式各樣 , 總之就是沒人來看 。就連孫子若不利誘也不肯來 。結果落得只有和看過實景的老妻一起整理相簿的下場 。從此他出門時不再帶沉重的手動照相機 , 換成用過即丟的即可拍相機了 。

看來 , 即使完全實現年老後的夢想 , 也沒有當初所想的那般快樂 。我的結論只有一句 , 這輩子都不要說 : 「我以後要怎樣怎樣」 。

我的建議是 , 如果有「以後」想做的事 , 現在 , 沒錯 , 就請現在去做 ! 想做的時候正當其時 , 沒有延後的理由 。現在覺得快樂的事 , 上了年紀以後 , 不一定覺得快樂 。更積極地說 , 現在就做覺得快樂的事 , 才能學會年老也覺得快樂的方法 , 退休後就能成為真正的玩家 , 快樂地生活 。

--- 本郵件來自HiNet WebMai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