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未來"Did you know"
朱學恆
 
English versio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jbI-363A2Q
Chinese versio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j9Wt9G--JY

2006年 , 位在科羅拉多州的一所默默無聞的公立高中Arapahoe剛結束暑假; 新學期開始的時候 , 校長請該校科技中心的負責人Karl Fisch為老師們解說一下目前教育界的 技術發展和趨勢 。正好Arapahoe高中獲得了一筆基金會的贊助 , 幫學校換了兩百多台的電腦 , 於是Karl就決定以讓老師瞭解未來趨勢的角度來製作一套投影片 , 希望他們可以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 樣的挑戰 , 並且進而能夠讓高中生們面對這樣的改變 。Karl 從書籍、網路、政府資料中整理出了一些 數據 , 並且用淺顯易懂的比喻加入投影片中 。(這些數據來自於「世界是平的」作者、教育界的知名人士、美國前教育部長、美國勞工部、麻省理工學院等等)

在做好影片 , 配上音樂之後 , 他把這個影片取名為「Did you know?」;在 校內老師面前第一次播放的時候 , 他還覺得忐忑不安 , 但幸好底下老師的反應很不錯 , 讓他覺得這影片似乎達成了他想要傳達的效果 。

不過 , 他錯了 。這達成的效果比他想像的還要大 。

過了幾天之後 , 他把這段投影片放到自己的 Blog上面供大家觀看 。

立即有來自各地的使用者對這投影片感興趣 , 要求授權讓他們使用在不同的地方 。熱心的使用者將檔案改編 , 重整 , 上傳到Youtube上和提供各種不同的格式 。其他人則是轉寄、上課時播放給自己的學生看 , 研討會時拿來作引言

到了現在 , 這個影片光是在Youtube上就有超過十種版本 , 將近兩千人把它加為最 愛 , 三百多則對這個內容感到震撼的留言 , 全部瀏覽人次超過五十萬人以上 。(這還不包括在網路以外的地方觀看的人數)

而我看到這影片的時候是在美國休士頓的Rice大學 , 現場聚集了全美知名學府的研究 者 , 還有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術界人士;掌握上億美金基金會教育經費的計畫負責人在會議一開始的時候一句話也不說的直接開始播放這個影片 。

我們必須教導 現在的學生 , 畢業後投入目前還不存在的工作 ...
使用根本還沒發明的科技...
解決我們從未想像過的問題 。

影片播放完之後 , 現場一片寂靜 , 而她繼續接道:「轉變 , 正在發生 。各位 , 我們所推廣的開放教育就是在為了這個趨勢作準備」

當天 , 我就把這個影片重新翻譯成中文 , 請台灣的義工進行轉檔和影片製作 , 傳上了Youtube 。朱學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j9Wt9G--JY  

這個影片之所以讓人感到震撼 , 並不是因為它使用了華麗的特效或擁有超級大明星的陣容 。它的震撼之處在於其中所引述的都是事實 。它讓現在是世 界第一強國的美國中教育界的佼佼者感到震撼 , 更讓環境、資源遠遜於美國的我感到震撼 , 我更覺得「我們」(父母、師長、教育家、政策決定者、立法行政官員)都應該一樣感到震撼 。

美國前教育部 長 Richard Riley認為...

2010 年最迫切需要的十種工作 , 在2004年時根本不存在 。

因為這世界演變的快速已經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 我們本來應該要引導、協助新的世代面對這個劇烈變動的世局 。但我們武器配備落後、訓練薄弱 , 更 有各種各樣的強大的敵人虎視眈眈我們和這些新的世代真的做好準備了嗎 ?

任天堂光是在2002年就投資一億四千萬美金進行研發 。

美國聯邦政府花在教育研發上的經費還不到一半 。

確實 , 驚天動地 , 以十倍速爆炸成長的事件正在發生 。傳統的學習與教育系統都面對了最嚴苛的挑戰 , 對企業的忠誠度降低、對科技的依賴度增加 ,  科技的進步又讓不會使用科技的人更加弱勢和絕望

根據估計 ,  《紐約時報》一週所包含的資訊量...

比十八世紀一個人一生可能接觸到的資訊量還要多 。

這是一段真實的故事:紐約時報在2007年4月2 號的科技版用不小的篇幅報導了我們進行的開放式課程翻譯計畫 。而這個記者是在 Youtube上面看到台灣一家虛擬媒體製作公司對我們訪談的影片 , 因此而對我產生興趣 , 這才找上我的 。

隨即 , 新聞登出第二天我收到一封請求我幫忙的信件 , 寄信者是在看到報導之後在網路上找到我的Email而寄信過來請我幫忙翻譯麻省理工的一個網路廣告相關計畫 。
這個人叫做Andreas Ramos , 他是矽谷一家新創公司Position2的執行長 。這家公司的工作是網路廣告代理搜尋最佳化 。(聽起來很繞口對吧!)他的工作是把客戶所購買的搜尋引擎廣告效果最佳化 。Google贊助了麻省理工價值四十五萬美金的網路廣告 , 但 關鍵字和必須由他們自行管理 。所以 , 麻省理工找上了Andreas Ramos , 而他額外替麻省理 工編寫了 48,548個額外的關鍵字 , 並且透過演算法和網路行銷的技巧進行全球化的推廣 。

結果呢 ? 這些廣告每天的點閱次數從52次增加到17,650次 , 每次點閱所花費的廣告費用降為十分之一

這個故事完全是真實的 , 但不過三到四年前 , 這裡面的技術、工作和機會 , 幾乎是完全不存在的 。

所以 , 如果你的孩子不想當醫生、不想當太空人 , 而告訴你他們想要當網路廣告搜尋最佳化工程師的時候 , 你該怎麼辦 ?

對於這樣劇烈的跳躍和變化 , 我認為 , 知識的自由分享和創意是最重要的解決方案 。(也因此我才要投入自己的時間和金錢進行開放式課程的推廣與分享)

唯有知識可以自由分享 , 人類才能夠創造出更多的知識 , 解決更多的問題 , 作出更正確的選擇 。想想看 , 如果這個社會上的階級區分成「有錢」接受 教育和「沒錢」接受教育這兩種;這還有什麼平等可言 ?

唯有跳躍性思考的創意才能夠迎接十倍速變化的世界 。孩子們擁有結合包容和遠見的創意 , 才能看穿下一個世代的循環 。線性按部就班的思考模式已 經趕不上整個世界局勢的變化 , 唯有跳躍、不受傳統規則束縛、激烈變革 , 直接得出結論的創意訓練才能夠及時提出解決方案 。

在中國 , 智商 排名前四分之一的人...

比北美洲的總人口還要多 。

對全世界老師的意義:他們的優秀學生 , 比我們所有的學生還要多 。

這些驚天動地的轉變正在發生 , 你已經知道了 , 然後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