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ject: 馬英九的 Witty " 露出馬腳"
會說話很重要 -- -- 妙語如珠

美好的語言 , 能成就人與人之間 , 更深刻的瞭解 , 人與事之間 , 更細微的思考 , 這使政治更加美好 , 並有價值。從這個角度來看 , 馬英九的語言 , 堪稱台灣社會的一股清流。

聽馬英九說話 , 他很少會聲嘶力竭地吶喊 , 總是不疾不徐 , 清楚而完整地表達他想說的事情。

政大法律系教授蘇永欽 , 是馬英九的老友兼老同學 , 他用一個英文字 , Witty(機智雋永的) , 來形容馬英九的口才 , 可以說是十分貼切。

懂得有技巧地介紹自己 , 一直是馬英九的專長。

一個馬英九自己常常津津樂道的例子 , 就是他和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的見面。時間是一九八七年 , 在德國柏林舉行的「國際民主聯盟」(IDU)黨魁大會中 , 馬英九有機會和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做短暫的交談。馬英九左右觀察 , 當時在場的人很多 , 他勢必不可能多談什麼 , 心思細密的他心想 , 在那麼有限的時間裡 , 該用什麼開場白 , 才會讓她對我印象深刻呢?

當馬英九有機會向柴契爾夫人握手時 , 他就開門見山地說:「柴契爾夫人 , 我來自台灣 , 我們現在面臨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這一句話 , 果然就釣住了她的好奇心 , 柴契爾夫人當然要追問是什麼問題。馬英九回答:「我們現在外匯存底高達七百五十億美元 , 不知道該如何使用?」

本身也帶有幾分英式幽默感的柴契爾夫人 , 聽出話中的俏皮味 , 於是也很幽默地說:「那你們可以拿到倫敦 , 請專業人士幫你們運用。」一來一往 , 話題就打開了。

馬英九的機智、幽默 , 因人而不同 , 效果更好。

一九八五年 , 他和布希副總統見面 , 就開了另一種玩笑:「副總統先生 , 雖然你是耶魯這種大學出身的 , 不過你做得還算不錯(You've done well in spite of yourYale background. )。」

這是一種美式幽默 , 聽在美國人耳裡 , 特別受用。因為在美國 , 人人都知道 , 耶魯大學和哈佛大學的學生 , 都是一流的資優生 , 常常暗中較勁 , 口頭上 , 總是喜歡互相消遣對方。所以布希副總統一聽就領會了 , 笑問馬英九:「是不是從哈佛大學出身的(Did you go to Harvard ? )?」馬英九點頭 , 兩人相視大笑。

巧妙地強調自己和對方的特點 , 就是為對方製造認識你的機會 , 並藉著輕鬆的氣氛 , 縮短彼此的距離。聽起來不難 , 但是需要巧思和靈敏的反應。馬英九這一招 , 常常無往不利。

口才其實是一種表達技巧。馬英九說 , 一般人在表情達意上最大的障礙 , 就是口齒不清。

口齒不清並不一定代表發音不清楚。馬英九以林洋港先生為例 , 林洋港的發音 , 雖不是字正腔圓的標準國語 , 但是總是能一個字、一個字把話說清楚。有一次林洋港先生接受質詢 , 立委說:「我們的法令多如牛毛。」林洋港就不慍不火地回答:「可是在我們鄉下 , 牛毛多的牛才是好牛。」引起不少笑聲。

從這個例子來看 , 練就口才的一個要訣就是 , 放慢你說話的速度。因為話一說快 , 常常就不經大腦 , 脫口而出 , 容易失言。另一方面 , 話說得太快 , 對方根本來不及聽清楚 , 這就失去了語言溝通的目的。因此 , 馬英九在說話時 , 要求自己說得慢 , 但是說得完整 , 說得清楚。有些輔助工具是很有效果的。馬英九會利用錄音機 , 錄下自己說話的聲音 , 重複再聽 , 好檢視說話的速度。

另外 , 馬英九會特意對著鏡子說話 , 不是要看自己長得帥不帥 , 而是要正視自己說話的神態。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自己說話時的樣子 , 你可能臉會歪一邊 , 或是臉頰肌肉會抽動。

馬英九表示 , 面對鏡子說話 , 可以糾正一些不自覺的毛病和問題。馬英九在政大教學生做英文辯論 , 常常使用這一招 , 效果不錯。

飽讀詩書的國學基礎 , 讓馬英九格外重視語言表達的品質和層次。

馬英九這麼講究語言 , 自己也會很仔細聆聽周遭人群交談。馬英九發現 , 很多人即使是說中文 , 也都說得不通順。

歐化是其中一個大問題。馬英九舉例說 , 詩人余光中曾寫過一篇文章:《從西而不化到西而化之》 , 從日常生活中 , 提出五十七個實例 , 說明不必用歐化的句子 , 就可以把意思表達得簡潔有力 , 也不必在說中文時還夾雜著英文。

「余先生的這篇文章讓人拍案叫絕。在句子裡夾雜英文或許是自卑感使然 , 其實中文大部分是短句 , 根本不必有副詞子句或形容詞子句。」

馬英九的體會是 , 如果不特別注意 , 平時 , 我們可能根本不會察覺自己說話、寫作時出現這些毛病。所以 , 學好中文 , 並不容易 , 就像要學好英文 , 重點就在大量接觸 , 反覆練習。

他以自己的經驗為例:「我在美國留學七年 , 這期間 , 我持續用中文寫作投稿 , 就是不想讓自己的中文荒廢掉。因為在美國 , 我隨時都有機會用英文寫作 , 要使用中文反而沒那麼容易。」

因此 , 有些留洋的年輕人說中文時 , 夾雜一串英文單字 , 還辯解說 , 是自己英文太好了 , 所以中文都變差了。每次聽到這種說法 , 馬英九心裡就感到很失望 , 因為真相是 , 這個年輕人 , 既沒有把英文學好 , 也沒有把中文學好。

重點是要用心。馬英九剛從美國留學回來時 , 非常注意自己說中文時 , 避免夾帶英文單字。因為以前人形容留學生是「穿著土氣、開口洋氣、出手小氣」 , 馬英九就是要避免自己「開口洋氣」。

馬英九也觀察 , 現代新新人類講起話來 , 普遍都少了點讓人回味的餘韻。他猜想 , 是不是現代有太多科技新玩意 , 吸引了年輕人的注意力 , 讓他們無法專注地把語文學好。

比方說 , 時下流行的ICQ , 每個人都你Q 我、我Q你 , 用的也都是最簡略的溝通語言。馬英九強調:「我並不是說這樣不好。但是當你習慣於用 ICQ的語言和別人溝通 , 你可能就忘了語言那種精緻、細膩的。」

因此 , 當馬英九聽朋友說 , 在搭捷運時 , 看到一位年輕的母親要求小孩背誦《莊子》 , 這孩子看起來有點心不甘情不願 , 但還是乖乖背了。馬英九很想給這位年輕的母親一些鼓勵的掌聲 , 因為她懂得讓孩子從小就沉浸在語文的薰陶裡。

馬英九的好口才 , 讓他在各種場合都能表現得宜。在輕鬆的場合 , 他更是擅長帶動氣氛。這一天晚上 , 馬英九和歌手李玟在一個頒獎典禮見面。

政治小天王遇上流行樂壇天后 , 馬英九自稱是李玟的忠實歌迷 , 逗得李玟很開心。李玟笑說:「市長這麼捧場 , 那我想要幫台北市民做一件事 , 來回報馬市長。」

馬英九認真地想了想:「只要妳以後在歌詞裡 , 記得宣導酒後不駕車、垃圾要分類就好了。」台下的觀眾、媒體記者聽了都哈哈大笑。

風趣、優雅、雋永 , 這就是馬英九的「Witty」 , 一開口 , 就讓人如沐春風 , 也為自己贏得許多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