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風吹不動
 
 

宋朝的大學士蘇東坡居士,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因他為人耿直,以致仕途並不順利。當他被貶到江北瓜州時,和一江之隔的金山寺高僧佛印禪師相處得很好,經常談經論道,那已成為他公餘寂寞的心靈最佳的安頓處。

有一天,東坡居士的靈感來了,隨即寫了一首自許為不朽的五言詩偈: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

他再三吟詠,感到非常得意,認為這首頗具修持工夫的創作,如果讓佛印禪師看到,一定會讚不絕口,於是趕緊派書僮過江,專程送給佛印禪師去欣賞印證。誰知禪師看後,不禁莞爾而笑,略一沉吟,只批了兩個字,便交給書僮原封帶回。

蘇東坡在期待中接回「佳音」,總以為禪師會讚歎一番,急忙打開一看,只見禪師歪歪斜斜地寫了「放屁」兩個大字。「豈有此理!」蘇東坡拍著桌,鬍子都氣得翹了起來:「好,我要找佛印去理論!」蘇東坡忍不住這一招,隨即叫書僮趕忙再備船過江,要親自到金山寺去找佛印禪師興師問罪。 

船才靠了岸,便發現佛印禪師已站在江邊含笑相迎了。東坡一見佛印禪師,便怒氣沖沖地吼道:「佛印!我們一向相處得很好,縱然我的文字不夠水準,你是一個有修養的出家人,怎可隨便惡口罵人?」

「什麼?」禪師若無其事的問道:「我罵你什麼?」

蘇東坡一聽,臉都脹得通紅,已氣得說不出話來,只顫抖著手,指著「放屁」兩個字,讓佛印自己去看。禪師不禁哈哈大笑道:「我的大學士!你不是自誇『八風吹不動』嗎?怎麼一個屁就把你打過江來了呢」?

蘇東坡到此才恍然大悟,只好低頭不語,唯有慚愧而已!

 

當我們看完這一則佛門膾炙人口的掌故,大家一定覺得很有趣。但是,究竟何謂「八風」呢?

所謂八風,就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經常所遭遇到的八種境界的風,它們的名稱是:稱、譏、毀、譽、利、衰、苦、樂。這八種風,對我們的身心領域,損害得太大了! 
 

我們必須要加以了解:

1 稱:每逢人家「稱讚」我們的時候,總不免感到滿懷的歡喜。

2 譏:每當人家「責罵」我們的時候,總令我們感到無限羞辱。

3 毀:一旦知道有人「說我壞話」就忍受不了,甚至心存報復。

4 譽:當人家「褒獎」我們,認為是一種榮譽,不覺沾沾自喜。

5 利:當我們的事業成功「順利通達」,自然令我們感到滿足。

6 衰:當我們的「事業衰敗」,難免不使我們感到萬分的頹喪。

7 苦:當種種煩惱逼迫我們身心難以承受,深感人生為一大苦。

8 樂:當我們的身心非常適意,總認為那是人生最快樂的享受。
 

這八種順逆外境的旋風,時時在我們週遭循環不停地吹著,吹得我們一輩子為它團團轉,永無寧日!我們如今既然發心來學佛,必須建立正確的信念,放下世間一切毀譽、成敗、苦樂、幸與不幸、種種的是非觀念;運用我們無上的智慧,一心觀照緣起性空的諦理,不再為虛妄的外境所迷惑,真正達到「八風吹不動」的境界,才能做一個世出世間、頂天立地的人!

很多的時候,我們需要給自己的生命留下一點空隙,就像兩車之間的安全距離,一點緩衝的餘地,可以隨時調整自己,進退有據。生活的空間,須藉清理挪減而留出;心靈的空間,則經思考開悟而擴展。打橋牌時要把我們手中所握有的這副牌,不論好壞,都要把它打到淋漓盡致;人生亦然。

重要的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而是我們處理它的方法和態度,假如我們轉身面向陽光,就不可能陷身在陰影裡。當我們拿花送給別人時,首先聞到花香的是我們自己;當我們抓起泥巴想拋向別人時,首先弄髒的也是我們自己的手。一句溫暖的話,就像往別人的身上灑香水,自己也會沾到兩三滴。因此,要時時心存好意、口說好話、身行好事,惜緣種福。 

光明使我們看見許多東西;也使我們看不見許多東西。假如沒有黑夜,我們便看不到天上閃亮的星辰。因此,即便是曾經一度使我們難以承受的痛苦磨難,也不會是完全沒有價值;它可以使我們的意志更堅定,思想人格更成熟。因此,當困難與挫折之來,應平靜面對,樂觀的處理,不要在人我是非中彼此磨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