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念余英宗校友

工工系蔡禎騰

民國九十三年七月

 

本校十六屆經濟系畢業校友余英宗先生,不幸在九十二年元月過世。英宗就學期間人緣極佳,與他交情好的同學很多。最近十六屆校友慶祝畢業三十週年,主辦人之一黃英輝要我寫一段文字,簡述英宗生平。以下就是我認識的英宗。

 

英宗是台南新營人。出生在大家庭,上有六位姊姊與兩位哥哥,下有一個弟弟。英宗父親早逝,母親辛苦的撫養這些子女長大成人。在英宗成長過程中,也受到兄姐相當多的照顧。到東海就學後,由於比同屆同學稍長〈他是三十九年次〉,又在兄姐的耳濡目染下,英宗非常會照顧同學。我與他同寢室,共住六人。按照年齡排行,英宗是老大,所以我們室友都叫他余大毛。余大毛果然有大哥風範,做人相當慷慨,不管是牙膏、肥皂都任憑我們偷用。當時長壽香菸一支五毛錢,大家捨不得買,都會到余大毛的衣櫥去翻他的香菸抽。余大毛下課間常會拿把吉他在寢室迴廊彈彈唱唱,唱的大概是披頭四等人的流行歌曲。咿咿嗯嗯的不能說很好聽,可是派頭很夠、架勢十足。我們三五好友偶會到教堂前、音樂系館屋頂或是古堡上面,看星星、談人生。余大毛常提到畢業後要去鄉下養魚、在魚池邊彈吉他唱歌。英宗在東海時就展露追求鄉林自然,鄙視規矩的性格。有時碰到同學談話太正經高調,他就會用假音咕噥英明!英明!偉大!偉大!

 

民國六十三年,就在大四快畢業時,余大毛突然罹患肺結核,因此無法當兵。經過一陣休養,大約民國六十五年,大毛到台中就業,任職於廣源建設。英宗很有生意頭腦,思路非常清楚敏捷,很快就能掌握台中房地產局勢。隔年他與廣源建設的一些同事,在台中創立太府建設,開始展現經營事業長才。民國七十年代初期,他又設立唐莊建設,漸漸在中部地區打響名號,成為台中建築界的知名人物。當時台灣的房地產正值顛峰時期,土地價格有一日三漲的說法。余大毛在土地判斷方面有其獨到之處,在業界有『獲利高手』雅號,也被認為是台中房地產才子。這是他事業的第一個高峰。到了民國八十年代,他的事業觸角增廣,包括幼稚園、二手汽車買賣及網球拍製造等。八十年代中期以後,台灣房地產業逐漸蕭條,余大毛的投資事業也慢慢集中到萬通運動器材公司〈網球拍製造〉。當時他的工廠設立在台中工業區,另外也在廣東青溪設立分廠。民國八十一年,萬通公司得到政府頒發工業產品研發獎,由總統頒獎給余大毛,這是他人生事業的另一個燦爛階段。

 

台灣經濟發展有起有落,房地產如此,運動器材也是如此。余大毛在台中房地產界經歷過最風光的時期,但也熬過最慘淡的窘境。在運動器材方面雖是經營有成,可是也遇上了景氣不佳的壞時機。最近五、六年,余大毛已把經營重心移轉大陸,曾經到福建廈門投資房地產業,最後是以廣東青溪的萬通運動器材公司為事業主力,專營網球拍製造。

 

英宗在高雄結識謝美玉小姐並成婚,育有一子一女。兒子余子昂在日本念建築學士,今年初大學畢業,目前在台北服兵役。女兒余承芳在新加坡念初中。余大毛有個善良又能幹的好太太,子昂、承芳也都乖巧,他的家庭生活很美滿。

 

英宗是在九十一年下半年憂鬱症病發。他大哥英世為了陪伴愛弟,赴青溪就近照顧。九十一年年底前不見英宗病況好轉,於是把英宗接回高雄家中靜養。在英宗養病期間,美玉在大陸、新加坡等多地奔波。又照顧家庭,又替英宗撐起事業,就只希望英宗能很快康復。令人難過的是,九十二年一月英宗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有幸跟英宗在大學時同寢室,畢業後近三十年又同在中部地區工作生活,所以我跟他交往非常密切。我覺得余大毛是一個好人,他很熱情、很慷慨,也很會照顧人。另一方面,他似乎也有一些矛盾。我相信他的天性樸實自然,再加上東海環境的影響,使他喜歡追求人文鄉土。但他有事業上的聰明才華,出社會不久就當老闆,要承擔現實環境的種種壓力。他在七十年代初買賣土地俐落痛快,可是他又會嘲笑別人用誇大不實的詞句推出不動產建築。事業成功時,住在台中市自建的別墅區,上班有寬敞的辦公室,出入又有舒適的大型進口車,物質生活相當充裕。但英宗與朋友交往時,卻時常嚮往到鄉下養魚的鄉野生活。說不定這只是城裡城外的徬徨。城裡人探頭看城外,草原寬闊,羨慕城外人世界廣大。城外人看城內,繁華新奇,嫉妒城裡人生活熱鬧。余大毛大概是城裡人成功的之一,可是卻希望能有城外人的灑脫。不管怎麼說,英宗在現實工商社會中一直保有赤子之心,這是非常難得的特質。英宗過世時,五十出頭歲,正是英年,我想親朋好友都很傷心。但是回頭看他的一生,也屬燦爛充實。三十幾歲就在台中市叱吒房地產業,四十出頭又在運動器材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他照顧同學、照顧朋友、照顧家人,沒辜負過什麼人。我想這時候在天上遙遙參加我們十六屆同學三十週年聚會的英宗,應該可以含著微笑才對。